2013年1月

有一天YY十几个人,聊着聊着就剩几个爷们在说话,某人电流麦了接个电话,回来说他媳妇买了件五千块的大衣,哄然大笑,挤兑他说好歹还知道跟你说一声,买了就买了吧。很自然地,就把话题扯到女人方面,突然有个声音爆豆了,说现在的女人全特么拜金女,一个包约次会一件衣服开次房,又是一阵哄笑,这次就不是挤兑了,是认同。
后来我就退了,这种话题,我既没有共鸣也没有兴趣,挂着打锡锭的号刷刷围脖,一位首都的哥们转发了一张漫画,意思是北京的兄弟苦啊,日子那叫难啊,从小坑坑洼洼地长大,兢兢业业地上课,呕心沥血地上班,九死一生地养家养老婆,突然就觉得很有意思,很想回YY跟那个小愤愤说点什么。

如果说女人相亲,先问的是对方你有没有车和房,那么你找对象,先看什么?绝逼是大胸细腰和长腿,盘亮条顺才是第一位的,没这点,其他的都免谈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用拖欠工资无偿加班来形容现在的我再合适不过了。十号到今天,已经九天了,而且听意思似乎还要拖到大后天。

很不巧,今天我看到了财务写好的工资条,顿时勃然大怒。我操,连个考勤天数都算不清,做个毛的财务。全公司就我多出勤了一天,结果满勤就按我的标准算了,所有人都缺勤一天。真想不通这货脑子是被驴给踢了?

还有,我每天辛辛苦苦加班加点,结果人家很实在,迟到了还是一分不少的扣,我那么努力图什么?为了什么?我完全可以像那帮编辑们,到点下班。已然白瞎。

正如我一个前辈所言,你不好意思问老板要,老板就好意思不给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

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才会想起来来博客写点东西。

公司换了新的经理,我们很谈得来,这是第一次我和经理处的这么好,我们无话不谈,从工作到感情。似乎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。我也是从他身上深刻的理解了什么叫做包装,在医疗这个圈子里边,假的东西太多了。认真你就死定了。

- 阅读剩余部分 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