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一年五一到,回家看看,刚好大帅结婚。人手齐全,各种方便,我就买了30号晚上的票回来了。闫旭已经在早上赶到,各种酒足饭饱。
晚上九点半到的邯郸东,大帅安排接站的哥们已经过来了,拉开车门坐定的那一瞬我愣住了,有人给我打招呼,声音还很熟悉。
我抬头一看,竟然是小媛,互相寒暄了几句车子就发动了,回家。
跟小媛同行的还有她男朋友,说来也巧了,小媛男朋友是大刚的好朋友。
一路聊天,跟小媛杂七杂八的扯了很多东西,说来我们也有两年多没见了。
到家后无话,吃吃东西就休息了 ,带女朋友的有酒店安排,自己的直接去新房压铺。吃完饭回来后发现已经有很多人了,沙发都满了,旭旭表示很不开心。我给我妈打电话,说给我留着们。我和我朋友要回去睡。
当时已经是十二点二十了,我寻思要是我妈关机了就和旭旭在附近随便找个宾馆休息了。意外的是电话竟然通了,我妈很开心啊,说我去接你吧,我连忙说不,都十二点多了,给我留个门就行了。旭旭在一边看我打完电话一个劲说这一定是亲妈!我大笑:那必须的!
出门后没走多远旭旭表示还是不去我家了。我想他可能是怕麻烦吧,就没强拽。后来走了俩路口没看到宾馆,无奈,他打车找宾馆去了,我则独自回家。
在路上遇到了三四波巡逻的警察,当时快凌晨一点了。挺辛苦的,不能老说他们只拿钱不办事。包括城管,我想起了今年过年初四去小兰家认门的那天,家里下起了大雪,早上我应该是六点多出的门,看到城管把垃圾车头装上了大铲,一辆一辆,在主路上来回推雪。也都不容易。
一个人走夜路是一件令人感到恐惧的事,路灯啊,我忽略了县政府节约的决心,晚上一过十点路灯全灭。是全灭,包括县城里边,主路,村里就更不用说了,全灭。
我不知道内心的恐惧是来自哪里,也可能是人类天生就怕黑。
要是小兰在的话,保护欲就会战胜内心的恐惧,说不定会是一段浪漫的经历。
不过我现在我不得不打开手机里的电灯app,让闪光灯常亮。
前一段在主路还好,时不时有拉货的大车经过,也不显得太过于寂寞。
后边一段就是死一般的寂静,我尝试着关掉电灯,忽然发现,这种感觉,非常舒服。可以想象一下,凌晨一点,走在公园的小树林里。
而我现在所处的环境比小树林要广阔多了。
不过没走三分钟,恐惧又战胜了这种舒服的感觉,我还是打开了手电筒。
在保障安全的情况下,可以尝试一个人凌晨出来溜达溜达,那一定是一种非常特别的经历。
为什么要说保障安全?我也不知道。。。。。
回到家,刚进门,回头正关门,我妈就出来了,她果然没睡。儿行千里母担忧,一点都不假。寒暄两句就催促她去休息了。
我也洗漱一下就为。一夜无话。

结婚仪式过程也没什么着重要说的,_仪式完毕后,入席开饭,无话。

下午无事,跟旭旭一块出门溜达,在博物馆广场,他跟我讲了他所经历的故事,我终于明白是什么原因让他这么,这么,这里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了。他所经历的实在是太多,太复杂了。我本以为我能理解他的痛苦,事实上我的经历还不如他的十之一二。
即便是经历了这么多的痛苦,他还是没丧失对生活,对爱的信心。他内心太强大了。
太细节的就不讲了。

晚饭无话,由于某些雨原因,没能闹洞房。喝酒到十点多,送走了旭旭和兔子。独自回家,这次有了昨天的经历胆子大了。我选择了一条人更少的路。
刚好回家的时候起风了,我非但没有开手电筒,我还把录音打开了,本来想录像的,但是一片漆黑,啥都拍不到。就开了录音,把风吹树叶的哗啦声一路录到家。
声音可以联想,脑海里可以组成n多画面。
那感觉,太棒了。
一路无话。
到家。
睡。
晚点传录音。
这里再分享个音乐,only time。

标签: none

已有 2 条评论

  1. 写的很好,希望再次看到

  2. 吕尧 吕尧

    好久没看主任写生活了。

添加新评论